您现在的位置怀化学院新闻网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顾客点单最多

【尹正蒋梦婕恋情】

“為了這份理解,我必須好好對待這份工作。”袁輝林感慨。

送外賣苦嗎?常包紅沒啥感覺。這是一份靠力氣吃飯的活計,他不怕這個。父母現在依然在村裡種著十幾畝地,忙忙碌碌一年下來,掙不了幾個錢。相比起來,常包紅雖然也很累,但收入實實在在。出來打工就是為了讓家裡人過得好,“多搶一單活,離幸福更近些”。

來自甘肅隴南的常包紅2018年成為一名外賣騎手,因為工作努力,成為公司北京方莊片區的“單王”。

“延遲送達不僅可能被投訴,還會被扣錢,派單也會受影響。”唐國旺說,他時常需要和時間賽跑。“遇到用電梯高峰期,一個上下要等半個小時,為了不造成延誤,爬樓梯上20多層,常有的事”。

一大早,張校龍就出了門,不便接打電話,他就提前給顧客發短信,“您好,您的餐5分鐘後到,我是一名聾啞人無法接聽電話,給您添麻煩了。”如果聯繫不上顧客,他就聯繫站點,再由站點與顧客電話聯繫。又過了兩周,他成了個熟練的外賣員。

如今的唐國旺月收入近萬元,還被提拔為站里的小隊長。

袁輝林說:“這不僅僅是為了賺錢,還為了這一份責任。”有一次,一位顧客因為沒有寫清具體地址,他跑了兩棟樓都找錯了,終於找對地方,上樓時卻被雨水滑倒了,外賣也灑了一些。他趕緊給顧客道歉,表示要再送一份來,但客人從他手上接過外賣,說沒關係,還問他有沒有受傷,需不需要抹藥……

嘗到了甜頭,袁輝林更賣力了。遇上廣州的颱風天,他反而覺得高興,“雨多風大,外賣訂單多,給騎手的補貼也多。”最拼的時候,從早上9點到晚上9點,袁輝林跑了60多單。

如此賣力,是因為這份工作來之不易。張校龍聽力上有障礙,父親早早離世,母親一個人拉扯三個子女。16歲那年,家裡負擔不起他的學費,他決意要出門打工,母親給他50元錢想讓他打消念頭。但他卻咬牙偷偷走出村口外出闖盪,“不能讓娘這樣累!”

張校龍打字,旁人有時也搞不清,原來他的老家方言跟普通話有差別。為了讓張校龍弄懂工作流程和要求,楊凱特地請了一位啞語老師,由啞語老師把工作內容翻譯成普通話,再由張校龍的姐姐翻譯成方言,張校龍從下午一直學到晚上11點。

武漢的冬夜,突然下起了小雨,寒風刮在臉上生疼。唐國旺不禁把衣領往上拉了拉,走進熟悉的樓群。“您好,您的外賣到了。請慢用!”這句話,他每天都要重覆數十遍。

閑下來的時間很少,不過,只要得空,常包紅就會拿出手機跟妻子和孩子視頻聊天,小兒子才1歲,躺在媽媽懷裡睡得很香。妻子總在視頻里勸他,一定要註意安全,常包紅聽著聽著心頭一陣酸。

張校龍的手機里滿是身邊人對他的鼓勵,收入也穩步提升。現在張校龍已經為一套房付了首付,“房子交了工,把娘接來住!”

抱著這樣的想法,袁輝林對顧客真心相待,他不僅沒有受到一單投訴,還被評為了優秀員工,他的組織能力、協調能力也被上級看到,一步一步成為小組長、站長,收入大幅增加。

面對未來,常包紅顧不上考慮太多,畢竟現在收入還不錯,能養娃,還能撐起未來幾年全家的盼頭。“真到哪天干不動了,用攢的錢在老家做個小生意吧。”常包紅對生活的要求並不高,只要家人活得開心幸福就好。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個道理在外賣行業,表現得非常明顯。只要肯乾,就能賺錢。”袁輝林對未來充滿希望,“以前對自己沒有規劃,只希望能打份工。現在我找到了事業方向,借助這個大平臺,我會過得越來越好!”

去年開始送外賣,如今每月他平均要送1000單以上,幾乎月月業績穩坐前三。從早上8點一直乾到晚上11點,休息時間他也不歇,有單就接,只有訂單少的時候才扒拉兩口飯。

【倔 強】“你這孩子真倔,那再試試”皮膚黝黑,雙眼閃亮,他愛笑,咧嘴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這是他與外界最高效的交流方式。他叫張校龍,是名聾啞人。採訪一開始,他用手機打字:“不影響我待會兒送餐吧?”

“天氣最熱和最冷的時候,顧客點單最多,也是我們最忙的時候。”唐國旺說,等到了隆冬臘月,早晚跑單時膝蓋和手都冷得刺骨,站里會給大家配護膝和手套。相比白天,晚上跑單有補貼,而且搶單的人少,所以很多小哥更願意上夜班。

“父母看我賺錢了,當然高興!”袁輝林笑著說。

為了多跑單,他白班和夜班都上,夜宵的單子也接,每天從早上10點一直跑到晚上12點。“我們自己一般下午2點多、晚上9點多才能吃上飯,吃完飯給車子換個電瓶,又要準備迎接下一波的送餐高峰了。”唐國旺說。

唐國旺今年24歲,是武漢青魚嘴外賣配送站的一名外賣騎手。雖然剛入行半年多,已經是站里的“單王”,一個月下來最多跑了1500多單。這樣的成績,是每天10多個小時的勞碌奔波換來的。

拿到手的錢,常包紅不敢亂花,自己留下2000多元,3000多元寄給老家妻子養家,剩下的5000元還得還債。不過令人高興的是,外債已經還掉了一半,按照這個進度,剩下的5萬元外債到明年上半年就能全還上了!

廣州的家屬樓有些不帶電梯,外賣小哥一天上上下下幾十趟都是常事。配送寫字樓的外賣更叫人犯難,中午高峰期,電梯擁擠上不去,剛入行的袁輝林就用腳爬。最多時他甚至一口氣爬到22樓。雖然磕磕絆絆,但袁輝林第一個月領到7000多塊的工資,他立馬花了3000多元給母親買了一部手機。後來每逢節日,他也經常給父母打錢。

張校龍剛一接觸到外賣行業,就愛上了,可剛乾兩周,他所在的西安理物會展中心外賣配送站站長楊凱便有了辭退他的打算,“這是個跟人打交道的工作,他乾不了”,楊凱好心為張校龍介紹了個端盤子的工作,中午介紹給老闆,下午他就跑回來,張校龍眼裡噙著淚。“你這孩子真倔,那再試試。”楊凱心一軟。

委屈和辛苦曾讓唐國旺打起退堂鼓,但顧客的理解支撐他堅持下來。今年8月,武漢的氣溫達到40多攝氏度,他到一個老小區送餐,由於沒有電梯,他一口氣跑上七樓。顧客看到他滿頭大汗的樣子,不但連連說辛苦,還塞給他一塊冰鎮西瓜。

繪 圖:郭 祥《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8日 13 版)

“現在的收入,比剛工作那會兒翻了兩番!”廣州越秀區五羊村外賣配送站站長袁輝林開心地說。現年31歲的他,不僅自己送外賣,手下還管理著200多名配送員,這距離他來到廣州,還不到3年。

【辛 苦】“爬樓梯上20多層,常有的事”

【甜 蜜】“父母看我賺錢了,當然高興!”

常包紅的微信昵稱叫“找回幸福”,他說之前的工作並沒有讓他脫離貧困。面對生活的困窘,常包紅沒有向命運低頭。如今靠著送外賣,他不僅養活了父母妻兒,還能逐漸還上老家的欠款。“去年10月,小兒子出生了,我現在感覺很幸福。” 常包紅一臉輕鬆和滿足。

【期 待】“多搶一單活,離幸福更近些”

去年,常包紅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然而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每天早上6點,常包紅就打開手機搶單,一直到夜裡10點多,實在疲憊了,他才收工。10月份是他的高產月,一共跑了1200多單,一單賺八塊五,再加些其他補貼和獎勵,常包紅能拿到1.1萬元。

這份工作遠沒有唐國旺想象中容易。剛開始由於路線不熟,時常有訂單超時、被顧客打差評的情況。有一天,他的電動車拋錨,手上卻還有七八單要送,無奈之下只好徒步去送。“顧客嫌送得晚,不接電話不開門,我只好自己把餐買了,相當於一天白乾”!

喝风辟谷被查封京东旗下网银被罚徐悲鸿女儿去世作家宫洁民去世土耳其移交文物北京垃圾分类新规90后30岁倒计时网曝追我吧还在录冰雪奇缘2票房高以翔一集15万沱沱的风魔教家暴29日四星连珠天象李庚希抽烟沱沱的风魔教家暴omg六人离队18岁哥哥杀害弟弟杨紫王俊凯唱K杨紫王俊凯唱Komg六人离队范冰冰美杜莎发型高以翔去世詹姆斯33000分发现迄今最大黑洞广西4.3级地震心脏骤停正确抢救范冰冰美杜莎发型心脏骤停正确抢救杨紫王俊凯唱K心脏骤停正确抢救操场埋尸彻底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