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怀化学院新闻网首页 >>港澳台新闻>>正文

暴徒最近如行刑般的违法「私了」时

【今冬冷冬概率为零】

記者方學明報道:暴徒暴戾程度已達滅絕人性地步。據知,暴徒最近如行刑般的違法「私了」時,往往用硬物圍毆不同意見人士的頭部,直至頭顱變形,過程異常恐怖及血腥。市民朱珮嘉曾因清理暴徒海報、張貼愛國愛港標語而多次遭到圍攻,日前她在上水再遭數十名暴徒圍毆。回想當日被打情景,朱珮嘉接受《大公報》專訪時仍心有餘悸,但她強調,絕不會向惡勢力低頭,將繼續發聲爭取公義。

圖:朱珮嘉每當想起被暴徒行私刑的情景,仍心有餘悸\大公報記者攝

防暴警察隨後到場,朱珮嘉被帶到保安室接受治理,其間,她從閉路電視看到室外「群情洶湧」,只感到像一大班喪屍在追逐獵物一樣。她事後被送到北區醫院接受治理,其左邊額頭縫了三針,傷口達三釐米長。

正當同伴準備救走朱珮嘉之際,一名全身黑衣、頭包黑巾暴徒突然向她額頭揮拳,朱珮嘉即時感到有硬物撲穿了頭顱,血流如註。「嗰一刻好驚,啲血不停咁流,我懷疑過自己會唔會死,我喺度諗究竟發生乜事。點解叫口號會畀人打爆頭?究竟我做錯乜嘢?點解我同佢哋唔同意見就要被打?呢個社會仲有冇正義嘅人會走出嚟,講句公道嘅說話,而唔係繼續姑息縱容暴徒罪行。」

朱珮嘉本身是一間美容健康食品公司的創辦人,兒子正在讀中學,她最擔心事件影響家人,故除了準備搬家外,還準備將公司搬至深圳。「原本諗住公司下年先搬去深圳,但現在香港的環境,我決定下個月就搬。」

每當回想當刻情景,朱珮嘉仍心有餘悸。「原來我已經唔算最嚴重嗰個,當晚我哋有好多同伴被打,暴徒專用硬物打我哋個頭,打到變形為止,非常殘忍。」最近數天,她個人facebook(臉書)帳戶被黑客入侵,身份被起底,居所對開經常有陌生人等候及拍照。「有人用相機猛影我單位,保安出去瞭解,佢話係學生,見某個單位內幅畫好靚,所以影相,你信唔信?」現在,只有要穿黑衣的人在她身旁經過,她都會有一種恐懼感。「我做生意,有咩未見過,之前一個女仔喺世界各地畀人呃畀人搶錢都唔驚,但今次呢班暴徒真係驚!」

然而,朱珮嘉強調,不會向惡勢力低頭,即使面對可能再次被毆打,她仍會繼續站出來,為公義發聲,同時,她亦自資製作反暴力標語,繼續走上街宣揚「止暴制亂」訊息。「佢哋(暴徒)而家用暴力企圖令異見者滅聲,我唔會就範,我更加希望沉默嘅一群,要團結,一齊為反暴力站出來,唔可以再姑息及縱容暴徒私了行為。」

血流披面 左額縫三針「原本我有我哋叫,佢有佢哋嘈,大家無事,但直至七點左右,佢哋嗰邊突然嚟咗百多人,之後走過嚟,將我哋啲人拉散,再圍毆我哋。」朱珮嘉當刻見勢色不對,已著同伴離開,然而,對方頃刻之間已經「殺埋身」,不斷用雞蛋、不明液體及雜物襲擊她,「我完全冇還擊之力」。

「我會用喪屍嚟形容佢哋(暴徒),佢哋好似已經冇曬人性咁,腦裏面只有戾氣,就好似我之前睇《屍殺列車》裏面啲喪屍咁,不斷圍人打人。」朱珮嘉坦言,11月6日晚是她經歷過的最恐怖一晚,當晚她響應愛國愛港團體的號召,到上水火車站E出口外,高叫「支持警隊,嚴厲執法」等口號,卻換來被毆打至頭破血流的結果。

台湾黑帮帮主庆生杜锋被驱逐Duke将离开iG电商平台起诉天猫软银亏损65亿美元魔兽世界15周年菲律宾渡轮倾覆坚决遏制沉迷网游幼儿园中毒去世Duke将离开iG最大乐高乐园上海杜锋被驱逐电子烟监管趋严CL将离开YG胡歌机场怒斥代拍台风娜基莉生成唐探3演员阵容上海使用权房限购唐探3演员阵容新疆加时夺3连胜胡歌机场怒斥代拍全球钻石供应过剩新概念作文抄袭滴滴顺风车运营桂林机长吊销执照5G驾驶亮相进博会肖战杨紫杀青照建筑国企合并重组纳达尔世界第一杰克逊水晶袜拍卖